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焦点推荐 >工商时报社论岂能牺牲就业安全以提升经商环境排名 >

工商时报社论岂能牺牲就业安全以提升经商环境排名

  • 焦点推荐
  • 2019-12-10
  • 918人已阅读

 工商时报25日社论:岂能牺牲就业安全以提升经商环境排名

 经建会委员会议日前讨论世界银行「经商环境评比」中的聘僱员工、开办企业、获得信贷三项指标,会中要求相关部会两週内提出改善措施。经建会并建议将劳动契约中的「定期契约年限」由现行1年放宽到3年,以让企业僱用员工时更具弹性,提升台湾在这项国际评比的排名。 

 台湾在众多国际经济评比中,排名总在前20名,独有这份世银的经商环境排名始终落居40名之外;去年排名虽有提升,但仍居全球第46。对于偏好排名的我国决策当局,自然引以为奇耻大辱,是以近年来多方检讨,其目的就是希望让台湾的排名能儘快挤入前20名。 

 世银这份经商环境评比係依开办企业、聘僱员工、投资人保护等十大指标评分而得。台湾在申请建筑许可、聘僱员工、获得信贷、投资人保护、缴纳税款及执行契约等6项指标皆落在70名之外,其中「聘僱员工」更名列153。何以台湾聘僱员工的排名会落到这幺后面?因为这份评比认为台湾的劳动法令缺乏弹性,不论僱用或解僱皆多所限制,而且资遣成本亦高,因此排名落至后段班。而在上述这6项指标的拖累下,台湾经商环境总评比遂名列46,居四小龙之末。 

 这两年来,经建会致力于研析这份经商环境报告,并藉由报告所指陈的缺点协调各部会简化行政流程,使得企业公司登记、建筑许可登记不再旷日费时,对此我们愿给予高度肯定。但是,对于本次经建会所提出的鬆绑劳动契约,放宽定期契约年限至3年,以牺牲就业安全来换取排名的提升,我们实难赞同。 

 众所周知,世银这份经商环境评比,是以企业经商容易与否做为评判标準,因此又称为经商容易度评比,以这样的标準来要求官僚体系提升效率、要求强化法律对投资人的保护,皆十分适当。但如果也以这一标準来检视劳动市场并令其鬆绑,其合理性便不得不令人怀疑了。因为站在僱主的立场,自然希望僱用的限制愈少愈好,解僱的成本愈低愈好,但如果站在就业安全、社会正义及经济稳定发展的角度思考,经建会此一建议便值得商榷。执政当局若片面地以企业经商容易与否来决定劳动法规的修正,其置劳工权益于何地?置就业安全于何地? 

 这份经商环境报告有关聘僱员工指数是以「定期契约最长期间」、「年资满20年劳工所休年假天数」、「解僱劳工是否须经第三者核准」、「资遣年资满20年劳工的资遣费给多少」等问项进行评分。愈是保护劳工,就表示就业环境愈僵固,排名就会落到后段班,例如资遣费给的愈多、年假给的愈多,那幺排名就愈后面;相反地,劳工呼之即来、挥之即去,这样充满弹性、无需担负太多解僱成本的环境,却有利于排名提升。 

 我们想问执政当局:这项评比所显现聘僱员工的价值观,是今天执政团队所要追求的目标吗?牺牲就业安全、枉顾劳工权益而提升经商环境排名,是政府所乐见的吗?如果是,那幺马总统向来以民为本、成长与公平并重的宣示,岂非徒託空言? 

 经建会此番希望让「定期契约最长年限」提高至3年,实在是因为世银的评比标準是以3年为分界点,低于3年即属聘僱环境僵固,若提高至3年,对台湾来年的排名大有助益。不过,我们关心的不是排名,而是一旦由目前的1年提高至3年,在交相竞利的市场法则下,有多少劳工将沦为一年一聘的临时工,有多少家庭连最起码的生活所得也将失去保障,又有多少青年将成为长期的流浪劳工。事实上,在社会安全体系不够健全下,今天台湾劳工所得到的保障已明显不足,如若再依僱主的思维,放宽临时性及短期性的僱用标準,势将对台湾社会带来巨大且不可预期的冲击。 

 劳基法第9条所以规定临时性、短期性的「定期契约」届满仍持续工作者应视为「不定期契约」,意在避免僱主为了降低僱用成本及资遣成本,把一份长期性工作取巧地改以临时性契约僱用。试想,未来一旦临时僱用最长的年限提升至3年,岂非形同鼓励企业改以临时僱用契约替代不定期契约,以临时员工替代正式员工,这样的就业环境置劳工权益于何地?又置就业安全于何地? 

 我们认为,近十年政府对各类国际评比排名的重视,乃是虚矫浮夸、捨本逐末的表现。全球大概没有一个国家像台湾如此热中追求排名,这反映的正是决策当局那种缺乏信心,挟排名以自重的心态。当排名凌驾于理想,当决策者心繫排名而不心繫万民,终必失去经济稳定、失去社会正义,同时也将失去万民的支持。如此排名而跃升世界第一,夫复何用?深盼决策当局深思之。